天津凯发董事长 一人对抗整支空军 伊朗头号F-14飞行员的传奇故事

天津凯发董事长 一人对抗整支空军 伊朗头号F-14飞行员的传奇故事

天津凯发董事长,在两伊战争的头四年,一名伊朗f-14飞行员因自己的成就而声名大噪,被伊拉克空军恨之入骨。但令人惊讶的是,伊朗国内却很少知道他的名字。

考虑到伊朗的政治体制和保密制度,这也许并不奇怪,但是让伊朗头号f-14飞行员的故事就此埋没仍是不同寻常的。

德黑兰显然不希望世人知道伊朗最勇敢的空中勇士是如何战斗的。

这位王牌名叫哈希姆·阿拉咖(hashem all-e-agha,有时拼写为alagha),一位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空军的战斗机飞行员,在伊朗的杂志、书籍、电影、电视纪录片、城市街道壁画上都没有出现他的身影。

阿拉咖的早期飞行生涯可以说是上世纪70年代伊朗战斗机飞行员的典型代表,他在完成基础训练和初级训练后就来到瓦赫达蒂的第4战术战斗机基地,在第43战术训练中队学习飞行诺斯罗普f-5战斗机,然后转入梅拉巴德的第1战术战斗机基地飞麦道f-4e。

哈希姆·阿拉咖与f-4e

阿拉咖(左起第二位)在美国学习期间

阿拉咖因头脑灵活在1976年入选第二批换装格鲁曼f-14a“雄猫”的飞行员名单。在美国完成全面训练后,他在1978年以f-14教官资格返回伊朗。

当时,伊朗“雄猫”被集中部署于伊斯法罕附近的第8战术战斗机基地,此处原名哈塔米空军基地,以纪念一名在滑翔伞事故中遇难的伊朗帝国空军传奇指挥官。这个规模庞大的基地可以媲美美国海军的米拉马航空站(后更名为奥西那航空站),后者在20世纪80年代时是美国海军著名的“战斗机城”。

哈塔米基地在上世纪70年代中期建成,唯一目的就是部署一个40架规模的f-14联队。

格鲁曼为伊朗制造的第一架f-14a“雄猫”

“雄猫”复活

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伊朗“雄猫”基本上处于停飞状态。由于操作这种复杂战斗机需要高昂成本,新政权试图把这批f-14卖给英国和土耳其。但在伊朗革命卫队占领美国驻德黑兰大使馆,开始把使馆人员作为人质扣押444天时,f-14的转卖谈判就此破裂。

哈塔米空军基地成为伊朗革命后混乱状况的最佳例证之一,大多数高级军官不是被捕就是被迫退役,许多低级军官被禁止进入基地,空军基地被各种政治活动家、宗教领袖和乱兵反复占领和控制。

在彻底混乱中,每个小团体都忙着争权夺利。到1980年8月,这个重要战略基地的新任指挥官萨德堡上校手头只有少量人员来维护和操作屈指可数的“雄猫”。

由于与伊拉克的边境摩擦加剧,德黑兰命令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空军进行整顿。与伊拉克剑拔弩张的紧张关系使f-14成为一种具有战略意义的重要武器,伊朗空军开始了让该机恢复服役的艰苦努力。

阿拉咖被新政权认为是一名不乱说话的可控专业人士,所以被任命为第8战术战斗机基地的副指挥官,职责是为尽一切可能让f-14机组复训。他与手下军官非常努力地工作,到1980年9月中旬,他已亲自驾机飞行了40架次,重新训练出大约22名飞行员,其中许多人已停飞18个月了。

1978年阿拉咖从美国受训归来的戎装照

与他的大部分飞行员不同,阿拉咖没有轻视f-14的雷达拦截官。在美军中,一架作战飞机的前后座共同承担责任分享成就,而在当时的伊朗空军中,雷达拦截官都视为二等公民,甚至在机组需要密切配合的f-14中队里也是如此。雷达拦截官在飞行中只能根据飞行员的命令行事,其他时候必须闭嘴。

阿拉咖无视这一传统,虽然他的军衔和地位很高,但经常自愿作为雷达拦截官参加飞行,不仅是在飞行员复训期间,在两伊战争初期的作战中也是如此。他鼓励其他飞行员也这样做,最终使伊朗空军f-14的雷达拦截官获得了与飞行员同等的地位。

最终,即使是新政权也认可了阿拉咖的行政和组织才能。1980年11月,阿拉咖作为一名非宗教人士被允许与多个情报机构合作,协调自己的截击作战。

在他倡议下,伊朗空军在阿瓦兹成立了直接空中支援中心,控制在胡奇斯坦省上空的所有作战行动。中心配备了几台移动预警雷达站和两架洛克希德r/c-130h信号收集机,能够跟踪伊拉克防空军的活动并实时解读伊拉克加密电报。

f-14在这些情报的支援下在战场上建立了起空中优势,从而使革命卫队能在1981年实施了一些成功的地面攻势。

阿拉咖还和伊朗空军年轻指挥官法克里上校一起成功安抚了几十名被迫退役军官和士兵,让他们重新服役。

1981年春,他重新组建了第11作战指挥训练中队,为中队配备了11架f-5b。这个中队对训练新飞行员来说至关重要,当时伊朗空军在战争头六个月幸存下来的大部分飞行员都需要休息、康复和复训。

1981年8月和9月期间,第8战术战斗机基地再次夺取胡奇斯坦的空中优势。在阿拉咖的指挥下,哈塔米的f-14“雄猫”在1981年9月30日之前已经击落了至少7架伊拉克战斗轰炸机,都是用aim-54“不死鸟”远程空空导弹击落的。

两伊战争期间从哈塔米空军基地编队起飞的f-14“雄猫”双机

吝啬的飞行员

阿拉咖在空战中非常吝啬于使用导弹。

他知道伊朗空军不太可能再从美国补充到空空导弹,所他成为恐吓伊拉克飞行员的专家。

伊拉克飞行员已经十分惧怕强大的f-14,一看见伊朗“雄猫”往往掉头就跑,只在绝对必要时才与f-14进行空战。阿拉咖充分利用了这点。

1982年10月的一天,他与阿里雷扎·阿塔耶编队(这位飞行员可能创造了f-14的首次aim-54击坠纪录)飞一次战斗空中巡逻任务,为穿梭在马夏赫尔港和哈格岛之间的商船和油轮护航。

阿拉咖探测到有两架伊拉克苏-22正在接近,但他命令阿塔耶不要向敌机发射aim-54或aim-7“麻雀”导弹。他想让伊拉克飞行员在发现“雄猫”后抛弃炸弹,转身逃跑时再将其击落。

伊朗f-4或f-14照相枪中的伊拉克苏-22

这个计划奏效了。“雄猫”在接近时被伊拉克飞行员察觉了,立即向西转弯。两架“雄猫”跟进开始了一场竞速比赛,最后追上了两架苏霍伊。

此时阿塔耶失去了耐心,他锁定一架敌机试图射击,但由于火控系统的问题,发射失败。

过了一会儿,伊拉克长机开始大过载转弯,试图绕着两架“雄猫”机动。阿塔耶正为自己火控系统的故障而恼火,呼叫阿拉咖来掩护他。阿拉咖回答:“放松,伙计。我能看到他,很明显这家伙甚至不能很好地控制飞机。”

阿拉咖跟在这架苏霍伊身后俯冲,发射了一枚aim-9“响尾蛇”导弹,把伊拉克飞机击落在波斯湾。

返回哈塔米后,阿巴斯·巴巴伊上校向阿拉咖表示祝贺,他问为什么不在较远的距离上发射“不死鸟”或“麻雀”?

阿拉咖回答:“太贵了。”

致命“长颈鹿”

阿拉咖成为两伊战争头4年里许多伊朗防空作战的灵魂人物,在他的计划下,伊朗空军获得了大约40个确认击坠战绩,在伊朗富油的胡切斯坦省建立起空中优势,使伊朗地面部队能够发动一系列攻势,在1981-1982年逐步把伊拉克军队驱逐出境。

阿拉咖的周密计划和创新战术使具有技术优势的伊朗“雄猫”能在正确的时间里出现在正确的地点,对伊拉克战机予以痛击。但这也使“雄猫”机组变得过于自信,再加上f-14需要在阿瓦兹和迪兹富勒之间的空域保持高频率的战斗空中巡逻,于是给伊拉克空军实施报复的可乘之机。

1981年11月15日,伊拉克空军在接收了全新的达索“幻影”f.1eq截击机后,在特别周密的计划下展开了报复行动。

伊拉克空军的“幻影”f.1eq

在地面引导站的精心指挥下,两架“幻影”关闭雷达进行超低空飞行,意图对正在阿瓦兹和迪兹富勒间巡逻的“雄猫”双机发动偷袭。当“幻影”飞到“雄猫”正下方时,地面管制员在无线电里报出保密代码“长颈鹿”。两名伊拉克飞行员立即开始陡峭爬升,并打开雷达,向f-14发射了两枚马特拉超级530f-1中距空空导弹。

“幻影”以超低空飞行成功避开了伊朗预警雷达和“雄猫”的探测,然后从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角度发起攻击,等伊朗飞行员有所察觉时,已为时太晚。

这两架f-14的损失对伊朗空军来说是个沉重打击。伊朗空军在两伊战争第一年已经损失惨重,士气低落,这次f-14坠落表明伊拉克人已经能够击落无敌的“雄猫”了。

阿拉咖决心尽快重建伊朗空军的空中优势,他通过把高空的f-14与低空的f-5e搭配作战制定出相应的反制战术。

除了自己指挥的截击机外,阿拉咖禁止其他伊朗战斗机和直升机在战区飞行。这个战术风险很大,使伊朗地面部队遭遇伊拉克空袭时陷入没有飞机支援的境地,但他的计划取得了出乎所有人预期的效果,让伊朗f-14机组和地面管制员能够摆脱在以往作战中都要面对的一个重要问题——敌我识别。

他们享有完全的作战自由,能在必要时开火消灭敌机。

1981年11月25日,第8战术战斗机基地的两架“雄猫”出现在4天前出现“幻影”的同一巡逻空域。f-14机组间进行了一次虚假的无线电通话,声称自己由于缺乏燃油将返回基地。

几分钟后,埋伏在低空的两架f-5e发现两架伊拉克米格-23mf以密集编队从“雄猫”编队下方接近。

两架“雄猫”及时收到警告,4立即做了个“破s”机动进入垂直俯冲。f-14长机机组——法兹卢拉·“贾维德”·贾瓦德尼亚上尉和吴拉姆礼萨·霍尔希迪中尉迅速使用awg-9雷达锁定了一架低空敌机,并发射了一枚aim-54“不死鸟”,然后做了个“f杆”机动。

法兹卢拉·“贾维德”·贾瓦德尼亚上尉在两伊战争后与f-14a的合影

这架“雄猫”以这种方式飞向敌机一侧,同时使雷达仍保持对目标的锁定,以便为“不死鸟”导弹提供航线修正。

几秒内,两架伊拉克飞机就从猎人变成了猎物。现在伊拉克飞行员需要为生存而战了,每架都向“雄猫”发射了一枚r-23r中程空空导弹,但为时已晚。在空中飞行的三枚导弹中,贾维德的“不死鸟”不仅是首先发射的,而且速度最快。导弹向着米格-23长机飞去,准确命中,爆炸碎片击中另一架米格,伊拉克战机双双坠落。

其中一名伊拉克飞行员当场阵亡,另一人被俘后遭枪决。两枚r-23r在失去载机对目标的照射后都错失了目标。

在米格-23mf坠毁在地面后,伊朗“雄猫”开始了战果丰硕的一天。到11月25日日落时分,他们又获得了五个确认战绩,成功地把伊拉克空军从这片天空驱逐了出去。

4天后,米格机试图重返这片空域,两架f-14引导两架从瓦赫达蒂起飞的两架f-5e展开拦截,f-5e又击落了一架敌机。

1981年12月,伊拉克人再次尝试击落统治胡奇斯坦天空的“雄猫”。这一次,他们利用科威特领空实施攻击。阿拉咖这次让f-4e在在高空,让f-14飞在低空,结果当伊拉克人试图伏击“鬼怪”时,遭到突然冒出的“雄猫”的打击。

有意思的是,伊拉克人当月承认的损失甚至不及伊朗方面宣布的20%。曾在1981年末担任科威特空军教官的一名前美国海军陆战队飞行员说,在同一时间里科威特“幻影”发生了“一系列神秘事故”。

显然,aim-54“不死鸟”导弹远程击落的部分“伊拉克幻影”实际上属于科威特。对于伊朗人来说,击落科威特战机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科威特两伊战争中向伊拉克资助了数十亿美元。

对抗整个伊拉克空军

由于阿拉咖的成就,1983年他被任命为伊朗伊斯兰空军副作战主任,虽是二把手,但实际规划着伊朗空军的作战行动。

几乎每个人都劝他不要再过冒险出战,专注于本职工作和飞行员训练,但他不仅继续规划大部分防空作战,还继续亲身示范飞作战任务。

他在这段时间内可能获得的战绩已无从确认,阿拉咖从不看重自己的战绩,他还一再告诫手下的飞行员节约使用不可补充的aim-54“不死鸟”导弹,不到万不得已时不要发射。

阿拉咖一再告诫手下的飞行员节约使用不可补充的aim-54“不死鸟”导弹

在伊拉克方面,虽然伊拉克飞行员一再被告知大多数伊朗f-14已经失去作战能力,“雄猫”机组也愚蠢无能,但他们还是对阿拉咖的大名感到恐惧起来。根据伊拉克空军情报部退役准将艾哈迈德·萨迪克的说法,伊拉克空军高度重视这位伊朗空军高官的动向,在他升空作战时会向飞行员发出特别警告。

在两伊战争中,f-14战斗机成为伊朗空军的防空中坚

在一定程度上,伊拉克人把胡齐斯坦上空的空优争夺战视为伊拉克空军和阿拉咖之间的战争。

因此,伊拉克空军开始寻找消灭这位传奇人物的机会。1984年8月初,伊拉克情报机构获悉一支由伊朗货船和油轮组成的船队正通过霍尔木兹海峡驶向布什尔和霍梅尼港,他们感觉机会出现了。

像往常一样,阿拉咖指挥伊朗空军为这支船队护航。

1984年8月11日,随着船队接近哈克岛,伊拉克空军计划向船队发起攻击,不过首先要清除在哈克岛和布什尔之间巡逻的两架f-14。这个任务被交给新成立的第73中队,这个中队刚接收了崭新的米格-23ml。

伊拉克空军的米格-23ml

英雄陨落

按照以往战术,两架米格低空急速飞越科威特,然后转弯向南进入波斯湾水域,最后转弯向东朝哈克岛方向飞行。接近音速时他们开始倒计时,希望至少能击落一架正在巡逻的f-14。

当瓦哈德空军基地的地面管制员发出密码“长颈鹿”时,两名米格飞行员都打开加力,爬升到7000米,从下方发起攻击。

但他们打开雷达后却没发现任何目标,一番混乱后,两名伊拉克飞行员接到滚转改出的命令,开始向四周目视搜索。突然,伊拉克僚机的年轻飞行员埃米尔中尉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在无线电里尖叫着:“十……四!”。

伊拉克地面管制员对此感到困惑,要求解释一下,埃米尔回答说有一架“f-14出现在前方……距离只有500米!”

他被命令冷静下来,减速,进入r-60m导弹的最小射程。埃米尔在几秒钟内用导弹锁定了目标,然后扣动扳机。

r-60空空导弹

这架“雄猫”由阿拉咖和穆罕默德·罗斯塔姆波尔驾驶。他们在数小时前升空,已经挫败了另一个伊拉克米格编队发起的进攻。当这架米格-23从西方接近时,他们的注意力正集中在北方。

罗斯塔姆波尔回忆道:“我们在高空,能见度很差,于是我们转弯飞向海岸,在这个过程中长机和僚机互换了位置。转弯过后,阿拉咖感觉飞机操纵有点异常,就要求僚机从后方对我们的飞机进行目视检查,看看是不是在战斗中受伤了。僚机回头看时,他看到一枚导弹急速接近,砰的一声击中了我们的右发!”

罗斯塔姆波尔继续说:“我因巨大的冲击昏了过去,当我醒来时,感觉座舱就像桑拿室。座舱盖完好无损,但我们的飞机已经燃起大火并向海面迅速坠落。我本能拉动弹射手柄把我俩弹了出去,几秒钟后落入水中。我的视力仍很模糊,看不到远处,花了好几分钟才游到了救生筏旁边并爬了上去。离开水面后,我多次呼唤阿拉咖并听见了他的回应,但从此我们再没找到他。”

两架米格-23ml此时仍然有足够燃油,于是瓦哈德的地面管制员命令他们继续攻击剩下的伊朗f-4。埃米尔和他的长机现在有了充足的信心,因为他们的r-24r导弹比f-4e的aim-7e-2射程更远。

接近到30公里距离时,伊拉克长机锁定了目标。当距离接近到25公里时,他发射了一枚r-24r。“鬼怪”急忙转弯,事后的平显录像显示这枚导弹没有跟上这个机动,在f-4尾后2-3公里失去踪影的。

挂载r-24r和r-60空空导弹的苏联米格-23mld

这个转弯把伊朗战斗机的6点暴露给埃米尔中尉,这名年轻的伊拉克飞行员发射了一枚架r-24t。导弹引导正常,但没有追上加速逃离的f-4。

1984年8月11日早上的空战至此结束,虽然巴格达广播电台声称有三架f-14被击落于海上,但直到一个星期后,两名伊拉克飞行员才得知自己击落并杀死了伊朗空军头号威胁。

虽然阿拉咖的雷达拦截官、他的僚机以及两名伊拉克米格-23飞行员的回忆已经清楚说明了事件过程,但是关于阿拉咖之死还是出现了很多传言。

最后一张已知的出现阿拉咖的照片,后排左起第三位,摄于1983或84年

有的说他被十几架“幻影”围攻,还有的说阿拉咖在试图拦截一枚p-15/ss-n-2“冥河”反舰导弹时与导弹相撞了。

对伊朗f-14机组来说阿拉咖的陨落是无法接受的,伊拉克飞行员此后也发现伊朗f-14的作战效率大不如前了。原文作者/汤姆·库珀

回到顶部